相关文章

胡氏花灯 自贡传统制灯老艺人的坚守(组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nfart.cc/

胡德芳和工人一起制灯

  四川新闻网自贡3月26日讯 (记者 徐昭磊 摄影报道)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,位于自贡彩灯公园后山坡的“胡氏花灯文化园”,终于赶在第二十四届国际恐龙灯会开幕之前开园。

  和规模宏大、美轮美奂的灯会大型灯组相比,挂满传统花灯的“胡氏花灯文化园”略显单调,但展出后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——2018年春节,“胡氏花灯文化园” 游客络绎不绝。当看到这些被盐史专家宋良曦先生誉为“雅丽工巧、玲珑隽永”的胡氏花灯时,不少游客形容看完灯会再到这里感觉“眼前一亮”,“这才是童年记忆中的自贡彩灯!”

  在自贡灯会走出国门,升级为全球灯会的今天,胡氏花灯的创始人胡德芳女士始终认为:“不管怎样发展,自贡灯会应该都有花灯一席之地。”

融入扎染艺术的花灯

  半路“出家”的制灯人

  说起做“灯”,今年七十六岁高龄的胡德芳女士,算是半路“出家”。

  胡德芳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自己参加工作后,最开始是师从剪纸艺术家余曼白老师学习剪纸,作品多次参加省市及全国展出,套色剪纸作品更是跨出国门远赴日本、新加坡等地展览。1980年,胡德芳进入彩灯公园(当时为人民公园)当美工,从此便和灯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1987年自贡第一届国际恐龙灯会,胡德芳女士是两名总设计师其中之一。说起这段经历,胡德芳话语充满了自豪:“灯会门票是我设计的,为此,我在湖边上坐了一个下午画出了票面上的图案;为了布展及确定确定每个灯组安装位置,我拿着卷尺围着公园走了一圈,硬是一步一步踩出了第一张‘公园平面图’并沿用至今。”

  此后,历届灯会胡德芳女士都参与其中,深知“花灯”在灯会中举足轻重。在她看来,花灯是在灯组与灯组之间起连接作用的。为此,胡德芳女士在历届灯会作预算时,“花灯”数量所占比重相当大。

胡氏花灯文化园

  花灯困境中的坚守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有一位商家提出出钱购买她的剪纸用于花灯装饰。加上之前接触过一些专门制作花灯的艺人和商家,一来二去胡德芳女士不仅熟悉了花灯制作流程,并渐渐热爱上这一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制灯工艺,便自己开设了专门制作花灯的工厂。

  “刚开始一个花灯能卖上百元,后来一路下跌,跌至三四十元的谷底,现在略有回升,普通花灯大概在四五十元左右。”胡德芳女士表示,由于花灯制作相对简单,不外乎造型、焊接、裱糊和最后装饰,当价格高时工厂遍地 ,甚至两口子晚上没得事干,在家里都可以做;价格回落、无利可图,则工厂纷纷倒闭。

  “专门做花灯的全市恐怕只有我这一家了!”交谈当中,胡德芳女士“很佩服”自己的商业眼光——早早的租下了公园内的“芳草园”,她开的花灯工厂一度靠芳草园餐饮利润来支撑厂,才得以留存至今。